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你別讓我傷心,別讓我難過!不然,我會想起他! 我是真的沒有再思念他了,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可是,昨晚,我們又鬧矛盾了,為了那兩個老不死的,我真的很生氣,也沒有必要對他們做什麼尊敬的稱呼。 我氣得想把家裡所有的東西都摔想,氣得想給你兩耳光,氣得想去拿把刀把他們通通砍死或許才能解我心頭之恨。不過,我沒有!我做的只是,把我們兩人的錢包狠狠地多次重重地摔在地上,然後踢它們幾腳。我始終不解氣,然後拿了個核桃,然後用從峨眉山上帶回來的石頭拚命地砸它,再使勁地砸墊在核桃下的那塊木板,然後我怕樓下的鄰居會有意見,砸了幾下就放棄了。我把沙發上的三個靠背一起抱到沒人住的那間臥室,然後在床上使勁地摔打它們,蹂躪它們,可我始終不解氣。我回到臥室,把那只可憐的海豚翻來覆去的揉,捏,咬—— 你不跟我吵,也不怎麼說話,也沒有安慰我。我沒有理由地想起了他,說了幾句,我累了,心,模模糊糊睡著了。我夢到了他,還有你。雖然你也不會跳舞,他也不會跳舞。可是,夢裡的情景我依舊記憶猶新。 我是真的不想再想起他!別讓我傷心,或許,你令我傷心的時候,我的心會自己想起他! 文章來源:河馬的BLOG |CJR Daily | 天使在人間的BLOG |向日葵的美容博 | Instapundit |李雲雷的BLOG | 憑海聽風瑜伽 |含羞的玫瑰,怒放的生命 | 莫淑珍部落格 |中醫/營養/病症 |

| 28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我是一個早產的孩子,從出生那天起就被醫生預言,不能活過三年,因為先天性的胃病,上帝對每個人都是殘酷的,給了我生命,卻剝奪我享受生命的權利。 我的父母是個體經營者,對他們來說,事業比我更重要,如果母親在懷我的那幾個月不用操勞事業,不用辛苦,或許可以讓我順利的降生,我的生命也不會那樣脆弱,可她最終還是為了錢而放棄了我。 我不恨母親,因為她一直懷著愧疚之心養育了我,小心翼翼的對待著我,似乎害怕我脆弱的生命真像醫生預言的那樣。 可我還是活過了三年,醫生很震驚,可我似乎從生下那刻就沒有發子內心的笑過,我很害怕自己會忽然離開這個世界,很怕,很怕。 白天裡恐慌,小心翼翼的生活,黑夜裡做夢哭泣,這種日子陪我走過了六個春夏秋冬。 進入初中那年,我仍然不知道笑為何物。 初中裡的第一場雪比以往的雪顯得很不一樣,說不出為什麼,就是很不一樣,放了學,我裹著棉襖,走進雪中的校園,操場很大,到處鋪滿了雪,像童話中的城堡,如果此時有個白雪公主會更美。 我黯然地想著童話故事,沒有注意遠處正有一雙眼睛出神的看著我。 雪,漫天飛舞,風,寒冷呼嘯,揚起滿天的雪花,我忽然感覺臉冰涼至及,我尋找方向,回家。 眼角轉向白色的教學樓,一抹白色向我襲來,那女孩有雪白的皮膚,微卷的髮絲,好看的雙眼皮,輕揚的嘴角,我看的十分入迷,那是怎樣的一種美啊! 呆呆地注視著她,直到焦距越來越小,我才發覺,她已走到我的身旁,一黑一白,對比如此鮮明,我突然笑了。 這一笑,讓我感覺心緒有種壓抑已久的東西釋放出來,那種感覺很奇妙,很舒暢痛快。 女孩說她叫韓雪,讓我叫她雪兒。 我說,你怎麼不姓白呢,白雪公主。說完我又笑了,雪兒傻傻的看著我,樣子可愛極了。 雪兒問我叫什麼名字。 我說,我忘了自己叫什麼。 雪兒睜大了美麗的雙眼,隨後又說,沒事,以後我就叫你木頭吧。 從那以後,我便有了一個名字,木頭。頭腦中也有了一個名字,雪兒。 雪兒是我隔壁班的女孩,她注視了我好久,每次都被我安靜,沒有表情的面龐吸引,她說:“女孩不笑會老的很快。” 我說:“老的快才好,至少我平安的度過了自己的一生。” 雪兒拉著我的手,臉貼在我的耳朵旁說:“木頭,我不會讓你老去的,我要讓你快樂的過完著一生。” 我啞然,雪兒真的能守護我一生嗎?我又真的能活過一生嗎? 我的病情,醫生也捉摸不定,隨時都有喪命的危險。 認識雪兒之前,我提心吊膽的過日子,認識雪兒之後,我不在恐慌,不再害怕,只想每時每刻都和她在一起。 從那以後,我和雪兒雙進雙出,我變的快樂而且熱愛生活,老師,同學甚至父母對我的改變很驚異,冷血的女孩也會微笑了,他們都知道改變我的是一個叫韓雪的女孩。 我們滿懷憧憬地計劃著以後的生活,日子過的不痛不癢但也舒心。 又是一個雪天,我穿上了去年和雪兒相識的黑衣,雪兒也換上了一件新的黑衣。 我說:“雪兒,你穿上去年我們相識的那件白衣吧。” 雪兒說:“我穿這件黑衣不好看嗎?” 我搖頭:“很好看,只是我想讓我們回到去年相識的那一天。” 雪兒恍然大悟,一會兒,她換上去年的那身打扮走了出來,活脫脫一個白雪公主,但比去年更美麗了。 我們手拉手走在街上,雪花輕柔地落在我的頭髮上,睫毛上,頓時,眼角有種冰涼餘溫的液體,不知道是淚水還是雪水,但我很激動。 雪兒說:“木頭,等等我,我要給你看一件東西,等我啊。”說完,雪兒便扭頭往回跑,我微笑著看著雪兒向我邊招手邊跑動的身影。 突然,我呆住了,腦海裡一片空白,我瘋狂地大叫著:“雪兒快躲開”,那黑影越來越近,晚了,我踉踉蹌蹌地跑過去,看著雪地裡盛開的紅花。 雪兒安靜地躺在紅色的花堆中,潔白的衣服印滿了紅色的花紋,雪地裡的紅色像個魔掌蔓延起來,猙獰的面孔,彷彿在吞噬著我的身體,我頭腦一片空白…… 醒來時有股刺鼻的氣味,這不是醫院特有的氣味嗎? 母親正坐在我旁邊,緊握著我的手,安祥,喜悅,慈愛的面龐讓我的心有一股餘溫繚繞。 雪兒呢?雪兒!我突然驚坐起來,打開房門向外奔跑而去,一路上叫著:“雪兒”,可是沒有回音。 我哭,哭得特別傷心,母親慢慢的把我扶回病房,對我說,“修美,韓雪正在治療,不要傷心,她不會有事的,” 我慢慢地停止哭泣,閉著雙眼祈禱著雪兒平安,可眼前卻現出雪地裡的一大片紅色,我睜開雙眼,再次跑出病房。 醫生正急忙的推著雪兒轉往重病區,我追過去,緊緊抓住雪兒的手,哭著說:“雪兒,你不要走,不要丟下我,你走了,我該怎麼辦?” 雪兒蒼白的面龐綻放出燦爛的笑容,對我說:“木頭,答應我,好好活下去,要快樂的活下去,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微笑,你的笑容很美呢。” 不記得雪兒是怎樣被下葬的,只記得我哭了很久,直到再也哭不出來。母親說:“修美啊,雪兒並沒有走,她還在你身邊,你要記得雪兒的話,不要哭,要堅強。” 雪兒走後,我又回到了白天裡小心翼翼,夜裡夢中哭泣的日子,雖然我臉上常掛著微笑,但滿世界都是我傷感的笑容,我無法忘記雪兒。 我一直在尋找雪兒的影子,一直在試圖尋找著雪兒。 在痛苦與煎熬中我走進了高中。 在高中,我發覺我已長大,已成熟。但是還是沒有忘記雪兒,在新的同學面前,我偽裝得很快樂,堅強,交了很多朋友,我又重新感到了生活的希望,但沒有一個人知道我快樂背後的傷痛。 我坐在窗口的位置上,每天都會面對過往的同學,有一個女孩漸漸進入了我的視野,每次她都是匆匆而過,面容沒有表情,平靜,安詳。下課後,卻總見她與同學歡笑的樣子,很像雪兒,尤其是那雙眼睛,太像雪兒了。想與她相識,但是又不忍打破她平靜的生活,也許她的世界中,不應有我這樣一個充滿痛苦的女孩駐足吧。 接下來的日子,注視她,成了我的必修工作,因為我總是能從她的動作與面孔中感到雪兒的存在,她也很配合我,把雪兒的性格演澤的那麼真實。 有天我終於忍不住這種無言的思念了,向同學打聽她,知道了她在四班,叫李真,是個耳聾的女孩。我知道很無言。 我不停的打聽關於她的事,我知道了她的過去,知道了她的堅韌,每個人都說她是個身殘志堅的女孩,而且熱愛生活,這樣的一個女孩,太讓我意料不到了,甚至讓我懷疑雪兒是否隱瞞了我什麼,因為她太像雪兒了,堅強,善良,活潑… 我急切的想要認識她,但總找不到合適的機會,每次看到她一個人的時候,都是面無表情,成群的時候卻是那樣快樂,動人。我漸漸懂了,她堅強的外表之下有一顆冷漠,脆弱的心。 我忍住了,為了她,也為了雪兒,我放棄了認識她的機會。 但我還是一如既往地關注著她,打聽著她的生活,學習。 日子一天天過去,快過年了,過完年,我就要離開這所高中去另外一個高中學習。因為父母工作的調動,我只有無奈,我能活十六年,全是父母的辛苦呵護,我再也不能反抗了,我覺得自己欠父母的太多了,只要滿足他們的關愛。 於是我下定決心要離開了,離開這塊充滿白色,紅色記憶的土地,離開這所有雪兒影子的高中。心彷彿被揉成碎片般絞痛,不忍,不捨,又有何用。 在離去的哪天,李真卻失蹤了,那夜,我整宿沒有睡,寫了一封信---給李真的一封信。 但令我沒想到的是,第二天,我找到她,給她一封信的時候,她讓我等一下,說有東西給我,這句話多麼像雪兒離開那天的話,我驚慌失措,讓她等我,我們一起去。 到了她的宿舍,李真交給我一個包紮的盒子,讓我離開後在打開看,我說好,便忍著巨大的痛苦離開了她的宿舍,可能是永遠也說不定。 在回家的車上,我小心翼翼的打開了盒子,裡邊裝著一個大大的許願瓶,裝滿了粉色的星星。我突然想起,雪兒離開的那天要送我的東西就是那滿瓶藍色的星星…… 看著李真送我的粉色星星,我想改變主意,不要轉學,一封信掉了出來,我打開信,上面娟秀的字體是那麼熟悉。 …… 讀完她的信,淚已模糊雙眼,我暗暗發誓,一定要活得快樂,一定要微笑,一定會笑著回來找李真。 汽車越走越遠,我的心卻越來越近,記憶不曾遠離這塊土地…窗外,雪正在翩然起舞,命中注定與雪有緣,那麼明年的雪天會發生怎樣的事呢? 文章來源:真水 |李躍中自行車10年遊歷88國 | 《家有兒女-新傳》 |晚春夜宴 | 烏瑪部落格 · 人民文學 |愛和自由 規則與平等 | 任志強的BLOG |相忘於江湖 | 楊霞心靈之旅 |駱文剛明星美女攝影部落格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21 Reads)
劇烈運動時,體內鹽分隨大量的汗液排出體外,飲水過多會使血液的滲透壓降低,破壞體內水鹽代謝平衡,影響人體正常生理功能,甚至還會發生肌肉痙攣現象。由於運動時,需要增加心跳、呼吸的頻率來增加血液和氧氣,以滿足運動需要。而大量飲水會使胃部膨脹充盈,妨礙膈肌活動,影響呼吸;血液的循環流量增加,加重了心臟負擔,不僅不利於運動,還會傷害心臟。     此外,大量飲水會使胃酸濃度降低,影響食物消化。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38 Reads)
《秋菊打官司》上映後,被國內影評界 評為1992年佳作的首位,並獲得年度廣播電影電視部故事片特別榮譽獎和第49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金獅獎。它與張藝謀以住的作品有顯著不同:題材上,由傳奇轉向現實;形式上則由浪漫變為寫實。這一變化來源於張藝謀的一種反省與自覺。他認為第五代導演的作品基本上是表現大人文背景下的文化反思和文化意識的覺 醒,大氣且極具震撼力。但卻忽略了對人本身的關注和敘述能力的修煉。於是,張藝謀希望在新作《秋菊打官司》中彌補這兩點不足,看來他沒有辜負對自我的期 待。 影片在一個極為簡潔的故事中包含 了多層次的內涵。故事的外表是一個社會性層面的問題:一個民告官的故事;其次是人物的命運和性格:一個受到損害的弱者對自身尊嚴的維護;之後,它折射出的 則是中國農村人的蒙昧與覺醒的相互交織的大文化的主題:秋菊堅定地告狀既有農民的執著,也有對法律的逐漸認知,但最後的結局所體現出的法律的嚴肅性顯然是 她無法意識到的。 在藝術形式和手法上,這部影片也 顯示了張藝謀尋求突破的訴求。第五代導演和張藝謀都的電影問世以來,大都以突出的形式感造成強烈的視覺衝擊力,把觀眾帶入導演所設定的影像環境之中。這部 紀實風格極為濃烈的影片看似沒有強調形式感和視覺形象的衝擊力,其實它的形式也同樣是很極端的:全部採用實景、只用四個職業演員和一半的偷拍鏡頭,這是一 種純粹的紀實手法。但是,與張藝謀過去強調構圖、用光和突出歷史民俗的影片相比,《秋菊打官司》的手法和風格更具有一種內在性,因為它真正融入了敘事。而 張藝謀顯然不再完全依賴影像的衝擊力,而是把從容的敘事和鮮明的人物展示在觀眾面前。 鞏俐在本片中也展示了高水平的表演。她把自己變成了一個活脫脫的山村農婦,舉手投足徹底融進了生活本身,在表演分寸的把握上完全切合了影片紀錄式的總體風格,因而被輿論推為中國大陸最具實力的演技派明星。 【影片資料】 1992年香港銀都機構有限公司、北京電影學院青年電影製片廠聯合攝制 彩色11本 根據陳源斌小說《萬家訴訟》改編 編劇:劉恆 導演:張藝謀 攝影:池小寧、於小群、盧宏義 美術:曹久平 作曲:趙季平 錄音:李嵐華 剪輯:杜媛 主演:鞏俐(秋菊)、雷恪生(村長)、劉佩奇(慶來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美國密執根大學的研究人員近期發佈了一項關於男性壽命的研究報告,這個報告說,男性並沒有我們認為的那樣強壯。由於來自各方面的壓力,男性壽命正在縮短,男性健康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   不爭的事實   密執根大學的最新調查沒有給出男女性壽命的差異是多少,只是說男性青壯年的死亡幾率比女性高3倍。而按世界衛生組織(WHO)和聯合國人口組織多年的調查統計表明,男性平均比女性壽命短5至10年,而且在一些國家,這種差別還在逐年上升。   比如,在我國,20世紀70年代男性比女性壽命少1年,80年代少2年,90年代少了4年,進入21世紀則少5年。而在美國一般統計是男性比女性短壽7年,在俄國男性比女性短壽10年。2001年北京市人均壽命是74歲,而男人的平均壽命是70歲。   為什麼男性壽命比女性短,而且這是自人類進化以來一個恆久不變的話題和事實。對此研究人員和相關人員都有一些總結。其順口溜是:男人有淚不輕彈,男人有話不愛說,男人有病不去看,男人有家不願回。其實,這些總結是遠遠不夠的,因為在造成男性壽命比女性短的因素中還包括男人其他的一些性格、生理特徵和社會壓力。比如,男性基礎代謝高,愛逞強,生活方式有問題,爭強好勝,愛冒險,火氣大,愛酗酒,愛爭戰等等。   吃得太多   兩性天生就有一些生理上的差異,其中男性基礎代謝要比女性高5%-7%,即能量消耗要比女性高。而在能量的攝取和消耗與壽命關係的學說中,有一種學說認為兩者是呈反比關係。早在20世紀30年代,美國康奈爾大學的營養學家克萊德·麥卡用小白鼠做了一個實驗,對一組白鼠並不提供充足的食物,只限制它們保證其生存所必需的營養。而對另一組白鼠則供應充足的食物,讓它們自由攝食,能吃多少就吃多少。   結果發現,自由攝食組的白鼠175天後骨骼就停止了生長,而限制攝食組的白鼠500天後骨骼仍在緩慢地生長。自由攝食小組的白鼠平均壽命僅2.5年,而限制攝食組的小鼠壽命則為3-4年。研究人員認為,少攝食後產生的損害性自由基相應減少,對人的DNA和細胞破壞也減少,因此衰老也會減慢。這也許可以解釋為什麼吃得多的男性總是比吃得少的女性活得短。   生活方式有問題   與女性相比,男性的生活方式既不科學也不健康。比如,男人喜歡抽煙喝酒,而煙和酒已經是現代社會人類生命和健康最兇惡的殺手之一,而且對男性的損害遠遠大於女性。俄羅斯男性遠比女性壽命低,伏特加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另外,男性的飲食習慣常常是狼吞虎嚥或經常暴飲暴食,由此男人胃病的發病率比女人平均高出6.2倍。而且男人一般進食脂肪和蛋白質類食物比女人多,研究表明,食用過多的脂肪和蛋白質是發生直腸癌的一個重要原因。同時,相當多的男人不注意防曬,不注意進行皮膚癌的檢查。因此男人死於黑素瘤的可能性是女人的兩倍。   男人血液中的雄性激素是易怒好鬥、爭強好勝的重要原因。在戰爭年代,上戰場的男人多,這自然好理解為什麼男性短命的多,因為戰爭奪走了大量年青男性的生命。但是,在現代和平生活年代,男性爭強好勝的性格同樣是造成其死於非命的重要誘因,因而其壽命比女性要短。比如,由於爭強好勝和酒後駕車,男性發生車禍和死亡的幾率是女性的兩倍。   瑞典的調查表明,高速公路上的傷亡事故70%是男性司機造成的,城市中的交通事故60%是男性司機造成的。西班牙的交通事故統計表明,發生交通事故的男女性司機的比例為60%比40%。而歐盟另一些國家和美國的統計表明,男司機發生交通事故的比率更高,約為70%,女司機只不過占30%左右。換句話說,男性是大部分車禍的製造者,他們是「馬路殺手」的主要成員,也是財產損失的重要禍手。   比如,超車是造成事故的重要原因,但是男性司機超車遠遠大於女性司機,即使以絕對數來衡量,同樣是100名司機,男性喜歡超車的人約為70%,女性約為30%。原因在於,男性體內的雄性激素在作怪,它經常刺激著男性逞能,在超車的同時其心理也得到一種滿足:瞧,我的駕駛本領多高超,對方簡直就是一個「面瓜」,技術不好,還非要佔著路面。這樣的結果往往是在超車的同時與前方正常行駛的車輛相撞或撞向不肯讓路和讓路稍慢的同方向車輛,結果是車毀人亡。在這方面,女性剛剛相反,幾乎不可能出事。而車禍的直接受害者是司機,所以男性的短命者遠遠多於女性。   有淚不輕彈   與男人相比,女性愛哭。而作為男性,如果動輒流淚,則會被視為軟弱,沒有男子氣概,不剛強,因此男人有淚不敢流,由此對健康和壽命產生了巨大影響。流淚不僅能疏緩心頭的壓力並緩解情緒,而且在生理上有利於有毒物質從眼淚中排出。男兒有淚不敢流的結果當然是造成其健康狀況的每況日下,日積月累也會對壽命產生負面影響。   還有,女性特殊的生理現象也決定了女性的耐受力高,生存能力強。比如,女性一月一次的月經練就了女性的耐受能力,尤其是在災難中的生存能力。在不吃不喝和失血同樣多的條件下,男性可能先於女性死亡幾天甚至更早,而女性更容易堅持到營救人員的到來,從而成功地從災難中生存下來。

| 12 April, 2012 | 一般 | (1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