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 9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昨晚一宿未合眼,天將亮未亮之時,才勉強睡著,半夢半醒之時,就聽見室友起床的聲音。很少睡的這麼清醒的時候,自成年之後,幾乎都是一沾床就睡的跟死豬似得。 年少時,只要稍微有點動靜就會清醒過來,哪怕只是一隻老鼠在鼠洞裡發出的吱吱響聲,也可以讓我立馬醒過來,這種患得患失的神經,老媽曾一度為我擔心不已,甚至連請神拜佛去算命都用上了,我自認為是自己缺少安全感,所以才會固執的選擇這種方式自我保護。是成哦,只是成年之後,一旦睡著之後,即便是天踏下來也吵不醒。 要歷經多少事情和常人難以想像的揪痛,一個人才會選擇活在不為人知的世界裡,不在與人言? 本欲披衣起床去陽台看日出,卻也了無心情,心情鬱悶的想抽支煙,卻又苦於沒這個習慣,找不到煙和火。班長從東莞回來,一路上不時的發信息過來,我心境淒涼,暗自打算這一生再也不再與她和任何瓜葛。想到這,我又不由得冷笑,其實我們一直都沒有什麼,只是自己一廂情願的揪著年少的某些情動不放,以為只要堅持,就一定會換來青睞,一向自欺欺人的導演著這場鬧劇,自己跟自己較真,她的喜怒哀樂全由自己去杜撰。如此渾渾噩噩的走來的23個年頭。 這麼些年裡,多少人功成名就,多少人夢想成真,多少人踏在自己的追夢路上,而我還在這原地,如此渺小的世界裡自卑自憐,何故? 有時候真的不敢去想自己的過去的歲月,因為我根本想不出在這23年裡做了哪怕丁點引以為傲的事情,23年裡,我在做什麼?我在把日子像紙一樣一張一張的疊起來,然後一把火在瞬間把它們燒的乾乾淨淨。燒完的年歲灰燼都未剩餘,記憶裡一片空白。 兩場無果的暗戀,在自我的救贖的道路上化身為正義的使者,悲憐的看著父母日漸蒼老的面容和身邊的親人一個一個的撒手人去,未從盡到一絲的人道的孝意,卻還總是刻薄的相待著賴以為依的雙親。為著那些看不著的卑微夢想,為著那些可笑的無果暗戀,與此無關的雙親卻為此背負了如此漫長而沉重的包袱,錦衣玉食的背後是如此心酸的田地,那灑滿汗水的黃土地是母親對一個不孝兒子人生的唯一交待。 23年裡,我再想些什麼?我有什麼資格讓一個黃土都到脖子跟的老人來承擔我的生命意義? 那些暗戀已經不惑,而那些等待已經徒然,該走的人都走了,不該走的人也不見得留下。我再追求些什麼?我將從何追求? 那麼的茫然,還是一個23歲的人該有的生存狀態嗎? 同學說,明年的這個時候就到了領證的年齡了。我自是理會他所說的領證是何含義,始料未及的年齡,無人在這條路上等待,該相遇的人都相遇了,只是都已經晚了。都到了正兒八經的生兒育女的年齡了,卻還是渾渾噩噩的了無成績,說出去誰信呀!